立即打開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盒馬退潮,新零售退場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盒馬退潮,新零售退場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岳巍 2024-03-24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FO出任一把手,被視作為出售做準備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里巴巴一再否認盒馬將被出售的傳聞,但市場似乎并未改變對此事終將發生的判斷。本周,擔任盒馬首席執行官長達九年的侯毅因為“年滿60歲”被轉授榮譽性職銜而實質退休,首席財務官嚴筱磊接任他的遺缺。盡管首席財務官轉任首席執行官在企業界并不少見,且此類安排有多種意圖,但公眾更愿意相信此番盒馬的動作更多是為了后續的出售做準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里巴巴集團首席執行官吳泳銘在全員郵件中宣布這一人事變動時,形容嚴筱磊不僅對業務團隊非常熟悉,還有敏銳的商業洞察,期待在她的帶領下,盒馬的發展更上一層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同一封郵件中,吳泳銘也肯定了侯毅對盒馬的貢獻,稱贊他不僅帶領盒馬成為一家深受消費者信賴的企業,更成為行業發展的探路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新零售的發展歷史來看,盒馬被視為探路者沒有任何爭議。2015年,中國互聯網行業仍在高速發展期,新零售概念橫空出世,包括永輝和物美在內的傳統型超市集中上線購物App和小程序,進行線上下單線下配送的模式探索,同時,互聯網企業也在摩拳擦掌,躍躍欲試地加入到新零售興起的時代浪潮中,并試圖成為站在潮頭的勇者,盒馬應運而生,當時這個項目被阿里巴巴視為“1號工程”和“O2O超級物種”。從互聯網巨頭企業的內部創業項目成為一家年銷售額超過500億元、在全國擁有超過近400家門店的生鮮連鎖品牌,曾被山姆視為在中國唯一的競爭對手,這些都是盒馬值得自豪的成就,但一個無法消解的遺憾或尷尬是,九年中,盒馬始終未能實現全年整體盈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阿里巴巴還愿意持續穩定地進行資金和資源支持的時候,盒馬每一次爭取實現盈利的努力,即便未能實現期待中的目標,卻仍可被視為屢敗屢戰的堅強不屈,但當阿里巴巴的支持戰略開始出現松動甚至行將瓦解時,盒馬的堅持就會被視為不合時宜,此時不能為集團貢獻財務價值,必然會在秋后算賬時被認定為原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里巴巴集團2023年第四季度的財報顯示,包括高鑫零售、盒馬、銀泰等業務的“所有其他”實現營收470.23億元,同比下滑7%;該部分凈虧損31.72億元,同比擴大87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里巴巴透過財報毫不掩飾地說:“如果四季度剔除高鑫零售、盒馬及銀泰這類有實體零售運營的業務,阿里巴巴不管是收入還是經調整EBITA率都會有更好的表現?!睗撆_詞是,實體零售業務在拖累阿里巴巴的整體發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里巴巴集團董事會主席蔡崇信說:“目前阿里巴巴的資產負債表上依然有一些傳統的實體零售業務,它們不是核心的聚焦業務,阿里巴巴退出也是合理的。但考慮到當前的市場情況,退出可能需要時間去實現?!北M管蔡崇信沒有表現出急切,但“時間”已經開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當然是盒馬和阿里巴巴的挫折,但不僅是它們的,這顯然更是新零售概念與實踐的山重水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零售的誕生,有其特殊的語境,它更像是對虛實之爭提出的和稀泥式的解決方案,并且所有的參與者,都覺得這個方案異常高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互聯網+為基石的新零售,在經過九年的現實檢驗之后,并非全無成果,至少人們現在知道,零售行業無法一“+”就靈,即便冠以“新”字,其核心仍然不是互聯網,而是零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脫虛向實的時代背景下,新零售有過風光時刻,但這些風光時刻是被書寫在互聯網經濟高速發展的風光敘事里的,當從高速發展期進入調整期,一個不能回避的現實就必須面對:風光并未轉化成實質的經濟收益,當故事講到互聯網企業擁抱實體經濟的嘗試被認為是無序擴張,不僅在經濟上不能提供成功依據,反而成了不專注于主業證明的階段,失敗主義情緒就再也不需要遮掩,當即顯形為新零售無法躲避的陰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即便如此,無論阿里巴巴、盒馬還是新零售,都可以自豪地說: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。(財富中文網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熱讀文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熱門視頻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掃描二維碼下載財富APP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国产精品爆乳奶水无码色欲AV-欧美牲交a欧美牲交免费-欧美极品欧美激情在线多人-国产又爽又粗又猛的视频